■ 一家之言
  處在“創業成功”關鍵時刻的唐岩,正在為之前留下的隱患埋單。這個代價會有多大,最多是上市時間推遲,但應該不至於影響陌陌的未來;這個代價也可能極小,甚至反而有助於陌陌,因為如果網易的這場“伏擊戰”沒能阻止陌陌上市,那麼從伏擊中幸存的唐岩,雖然個人名譽受損,但陌陌的知名度無疑大漲了。
  即將於12月12日在美IPO的陌陌,遭到網易的“伏擊”。
  12月10日早上,網易發佈公開聲明,指控陌陌創始人——網易前員工唐岩存在3大問題:未離職時利用在網易的便利私自創業;在網易期間向親屬利益輸送涉嫌腐敗;在網易工作期間曾被警方拘留。網易聲明中還保留了追究唐岩法律責任的權利。
  此事,在互聯網圈引發了極大的關註。網絡上的輿論,大多站在“創業者”唐岩的一邊,認為網易創始人丁磊心胸太小,“有仇有怨”應該及時了結,何必要等到陌陌上市還剩下臨門一腳的時候發動突然襲擊?
  由於認為丁磊有扼殺唐岩“創業成功”的嫌疑,輿論同情“弱者”唐岩,倒是符合人之常情。這一人之常情還包括,公眾在爭議一件事情的時候,喜歡帶著“感情因素”,並由此忽略了事實,或帶著個人傾向理解事實。於是,當人們在為了A問題而爭議的時候,往往實際上在談論B問題。
  在“網易伏擊陌陌”這個事情上,A問題是,網易對唐岩的3項實名指控是否屬實,而B問題則是,即便唐岩在網易工作的時候存在職業道德問題,而網易老闆丁磊在這個時候進行指控,也屬於心胸狹隘的不厚道。
  雖然B問題很重要,但如果放棄了對A問題的探討,最終會忽略問題的本質。這個問題的本質就是,無論丁磊如何“狹隘”,網易聲明中指控的3項具體問題如果屬實,從職業道德甚至從法律層面來講,唐岩確實存在瑕疵。這或許正是丁磊冒著被很多人認為狹隘於不顧,而阻擊唐岩的底氣。
  對於唐岩未辭職便私自創業、涉嫌向親屬所在的廣告公司利益輸送,唐岩在網易時的一位領導(也早已從網易辭職)給予了有利於唐岩的辯護。其理由是,唐岩未離職創業,是因為唐岩早已提出辭職,由於網易沒能及時找到接替者,而同意了唐岩在未辦離職手續的時候就開始創業;而利益輸送之說,這位前領導也給予了否定。
  對比來看,網易的指控顯得理直氣壯,而前領導的辯護也符合情理。這就是現實具有的兩面性——某些事情,用道德和法律所衡量,與當事人用當時的情境去衡量,存在巨大的反差。這兩種反差之間,便是一個人之常情的灰色地帶。我們許多人,行走在這個“人之常情”里。當突然有人用嚴格的規章制度甚至法律來追究的時候,我們往往會感到不適應。
  網易雖然聲稱保留追究唐岩法律責任的權利,但看不出有起訴的打算——在此事還沒有真正上升到法律問題之前,我們不妨從這個事件中總結以下兩點:
  無論出於何種情景,在未從一家公司辦理離職手續的情況下,個人開始創業,確實存在有違職業道德的風險;在一家公司任高管,如果本公司與親屬的公司有經濟往來,即便親屬公司沒有賺錢,也隨時存在被指控利益輸送的風險。這兩個風險,在特定的時候一旦爆發,可能帶來不可估量的後果。
  從這個角度來講,處在“創業成功”關鍵時刻的唐岩,正在為之前留下的隱患埋單。這個代價會有多大,最多是上市時間推遲,但應該不至於影響陌陌的未來;這個代價也可能極小,甚至反而有助於陌陌,因為如果網易的這場“伏擊戰”沒能阻止陌陌上市,那麼從伏擊中幸存的唐岩,雖然個人名譽受損,但陌陌的知名度無疑大漲了。對陌陌這樣一個移動社交應用軟件公司,知名度就是金錢。
  從這個角度看,丁磊雖然站在了制高點上,但極可能是幫陌陌抬了轎子——現實就是這麼難以掌控,種下的是A,收穫的極可能是B。認為丁磊失策甚至愚蠢的人們,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。
  □王一土(媒體人)  (原標題:丁磊伏擊唐岩,沒有勝利者)
創作者介紹

18th mth

eoznahp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